<cite id="btzd3"></cite>
<var id="btzd3"></var>
<ins id="btzd3"><noframes id="btzd3">
<var id="btzd3"><span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span></var>
<cite id="btzd3"><video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btzd3"></cite>
<cite id="btzd3"></cite>
<menuitem id="btzd3"><video id="btzd3"><thead id="btzd3"></thead></video></menuitem>
<var id="btzd3"></var>
去服一次兵役吧
作者:中国军魂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9-9 21:25:19

去服一次兵役吧

本文原创作者——阎连科 军旅作家   来自-::::::中国军魂网——情感家园::::::


  世界不同,景观不同,人也就不同了。军营不是乡村的房舍和院落。新盖的瓦房、楼房,还散发着硫磺的气味。街道上懒散的鸡狗,早晨时离开窝屋,不到黄昏可以不回到家里。村头和马路边上的小卖部、小酒店,都起了很洋味、极都市的名字,一天到晚都有闲聊和喝酒的村人。或者,一天到晚,压根儿就没有闲人购物和打酒的行人,但他们依旧开着店门,营生着生意。营生着生意的时候,也没误了别的什么。男人没有误了抽烟、下棋,女人没有误了说?#23567;?#25195;地和站在门口看来往的行人的热闹。都市就不一样了。都市永远在有秩序的忙乱着。早上七点?#38498;螅?#19979;午五点半或六点半?#38498;螅?#22823;街上车水马龙,自行车的铃声叮铃当啷,白茫茫的响满了整个世界。堵塞的汽车的喇叭声,尖刺利利的从自行车的铃涛中穿过去,像鞭?#21451;?#25277;打着都市的烦忙与紊乱。那样子,你看街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像是赶着去?#24515;?#28023;或白宫开一个紧?#34987;?#35758;,?#36335;?#22320;球离开他们就要停止转动了,木星火星也要相撞了。可公园里,或公路三角地的一片树林里的老年人,他们守护着被改革开放带来的西欧文明挤剩下的一片绿地,提着鸟,唱着戏,练着功,宛若世界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那一份悠闲自然,你走遍乡村,都难找到同例。比较而言,军营就大不一样了,既不同于都市,更不同于乡村。军营是完全被秩序锁定的一方院落,他的一切都在时间人为地规定之中,都在秩序的程?#34903;?#20013;,只?#24066;?#32321;忙,不?#24066;?#32010;乱;只?#24066;?#35268;律,不?#24066;?#30862;麻一般的无头和无序。营房、设施、道路、睡眠、饭食乃至语言和思想一切?#23478;?#27714;程式和规律。形?#21073;?#20027;义)在这里得到了极度地膨?#20572;?#24418;式又沃?#32451;?#27700;般滋养了一种必须的纪律。所有的营房,无论是平房或楼房,都一律的东西走向,坐南朝北,或南北走向,坐西向东。你在一个营院里,几乎找不到既有东西走向又?#24515;?#21271;走向的建构。一个连队的厨房若是在连部某一位置,另一个连队的厨房肯定也在连部的那一位置。宿舍的门前空地?#24076;?#19968;律都是单杠、双杠和木马,这些设施的?#26216;櫻?#23601;是成千上百,他们的形状、尺寸决然都是一样,如同只有一个。双杠的近端,被摸得锃光发亮,而退端则如被风雨淋久了的?#23601;?#26679;地?#39318;徘车?#30340;枯腐。单杠两端红锈斑斑,中间的手抓之处,?#20174;?#36828;地闪着白光。木马全都是倾斜在?#26216;?#22806;的半米那儿。厕所都是在靠营院围墙处和连部同一经纬的直线上。床铺的摆放、枪枝的靠架、水壶的吊挂、?#39318;?#25601;在那、毛巾叠成的形状、?#28010;?#22312;牙缸里竖着放是毛向上还是把向?#24076;?#20035;至一个士兵发放的针线包是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的那个位置?#24076;?#36825;都是千篇一律的,一成不变的。单调的统一是一个营院最起码的底色。因此,统一的单调也就有了独特的韵味。路边的树,冬天来时?#23478;?#28034;上浓厚的石灰水,石灰水在树身的高度一律都是1米或者?#20445;?#31859;高。房后?#25346;?#26381;的铁丝都是?#21486;?#30340;豌豆丝。哨兵在你看到时总是那样地?#25163;?#31471;庄,与地面成直角90度,而走在营院内和营?#21644;?#30340;队列,总是那样齐整着,使你感到他们更多的时候仅仅是为了齐整而齐整,?#20185;?#30340;时候是为了某种精神?#22270;?#20540;而齐整。总而言之,一切都是秩序化了的,规律化了的,秩序和规律成为军营最基本的规范与概貌,也成为士兵们生活的基本原则和处世之准则。

  应该具体地谈谈士兵。我们已经谈到了士兵。士兵是营院的主人,是军队的主体,是舞台上不可缺少的主角或配角。冬天降临了。征兵工作一年一度重复着开始了。乡村的街道?#24076;?#39532;路边的树身?#24076;?#23567;车站的广告牌?#30001;希?#21830;店、饭店的门口?#24076;?#37117;倾斜的贴了红色的标语。去年这样的标语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今年的内容依然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或者别的什么,但百分之百是往年的重复。穷僻的地?#21073;?#27494;装部的工作人?#20445;?#22352;在办公室里,等着村委会的民兵营长领着适龄的青年,也提一点儿烟酒和土特产什么的到办公室来向他们点头报名。富庶之乡--?#28909;?#24191;东、温州?#25512;?#20182;一些沿海地区,武装干部则要怀里揣着香烟和国家的《兵役法》,到农民家里敬烟求情,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参军服役,保家卫国(据?#30340;戏?#24050;经开始有家庭出资请北方的打工的青年替孩子参军服役了)。但这样的地区并不算十分宽广,征兵工作比起计划生育工作的难度,显然宽易?#35829;?#22810;。城市的征兵,几乎还没遇到什么?#28895;猓?#22240;为有一条城市青年退伍后法定安排工作的规定,就是这项工作不仅容易,而且备受?#38431;?#20805;满诱惑和魅力。兵员来自四面与八?#21073;?#22825;南与海北,但动机大多不外乎如此?#34903;鄭?#21363;:乡村青年渴望通过服役?#27704;?#22303;地,获?#30431;?#20154;生的锦绣前程;都市青年渴望服役后有一个选择职业的机会,获得一份稳定的收入。当然,?#19981;?#26377;让孩子参军去,见见世面,开开眼界,明白一下世界究竟有多大,方的还是圆的;或让孩子入伍,出门吃?#25913;?#39281;饭,再长一段个头;再或孩子在家难以?#33433;蹋?#26576;种违法的事件,使他的名字已经在公安部门记录在案,希望到部队的熔炉里,?#36141;?#23376;获得某种教益和找到人生坐标。就这样,隐藏着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又大致相同的目的,通过目测、体检、政审,最后换上肥大的军装,坐着汽车、火车、轮船或飞机等现代的交通工具,中途在某几个兵站吃上几顿或几天的米饭、馒头、大锅菜,在某个寒冷的夜里,被等在车站的军用卡?#36947;?#36827;了他将为之服役三年的军营里。

  从此,这里开始了又一批士兵全新的人生。第一件事是你刚到军营,就接到司务长发给你两个月的津贴。第二件事是老班长半盲目地给你分了上下两层的木质床铺,把你们都集合到床铺下边,拿着名单,点一个名字后忽然说,我点名时你们答到--便点个名字,看上一眼,再?#21097;?#20320;为什么当兵?有九个新兵他就问了九句。八个,他就问了八句。八个或九个,回答的都是一句话:保家卫国哩。因此班长很满意,说觉悟都很高,文化水平也很高。第三件事情也就开始了:整内务,叠被?#21360;?#21472;被子是一件艰难而又复杂的工作,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如同砖样,是对任何一个新兵的一次过分夸张的严峻考验。如果你叠得又快又?#33579;?#20320;就给班长留下了极好的第一印象,有可能在排长、连长、指导员对这年新兵?#23383;?#26679;的头脑里为你画上最?#38534;?#26368;美的图画。也许,你也就因?#35828;?#19978;了副班长(主抓内务和卫生)也未可知。当副班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班长是从班副开始的,排长是从班长当起的,副连是从正排开始的。就是说,将军的第一个台阶,也同样是班?#34987;?#29677;长。因此,新兵们?#23478;?#22312;叠被?#30001;?#19979;足功夫,费尽心机。军用棉被的棉花都是国家的一级棉,见到阳光便哗哗啦啦膨松而?#31209;?#36719;。为?#35828;?#22909;被子,一般新兵在星期天不仅不晒被子,还要在被子的表面洒上一层水,以便叠时使被子能出现墙角样的棱角来。有的新兵,为了迎接(应?#21486;?#26126;天的内务检查,头天夜里便把被子叠?#33579;?#26865;角边沿处喷上温水,用?#26223;?#22841;出?#25163;?#30340;线条,再用三角板量量被角是否都是直角,合乎标准了,这夜他就不打开被子睡觉,和?#30053;?#24202;上寒冷一夜。第二天,首长领着检查团来了,到这铺床前站下,这儿摸摸,那儿看看,望着被子和别的内务卫生审视一番,最后讲?#26391;?#36825;个连队就可能受到表扬了。营里把营里的流动红旗放到了该连。该连把该连的流动红旗插到了?#38376;擰?#25490;里又把?#38376;?#30340;流动红旗插到了该班。班长虽然把红旗插在自己的床头,但还是要在班务会上对那位一夜未睡的新兵极隆重地表扬一番。?#28909;?#20320;因一夜未睡得了感冒,班长?#19981;?#25226;病?#27431;?#31471;到你的床头。

  新兵的生活严谨而?#23383;桑?#33618;唐且可笑。为了进?#21073;?#20026;?#35828;?#21040;表扬,要争着抢着打扫卫生。为了在起床号没响之前就从床上爬起来抢到工具,你在头天夜里得把扫帚、铁锨、水桶藏在只?#24515;?#33021;找到的地方。为了讨好班长得到班长的笑容和赞许,你会自觉主动地给班长洗衣服;在班长没有起床前,把?#26639;?#25380;到班长的?#28010;⑸希?#29677;长?#21451;盜烦?#19978;走回来,把?#39318;?#25918;在班长的屁?#19978;隆?#29677;长并不一定?#19981;?#20320;这样的做法,也许会当众严肃地批评你,但当没人时,你和班长单独相处时,班长会问你家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什么人,新兵训练结束分兵时你想往哪里去。一个远离家乡和?#25913;?#30340;新兵,听到这样的问候,一般都会在心中热潮涌动,把家里的一切--?#30431;?#30340;和不?#30431;?#30340;全都告诉了他的班长。他感到班长对他的亲近是有别于其他的。他不知道班长这样的问话一般是对每个新兵?#23478;?#35828;的,就像班长当新兵时他的班长给每个新兵慷慨馈赠的?#21442;?#19968;个样。单纯如盛夏的浓荫样笼罩着新兵们,使他们软豆腐般水嫩的心灵逐日地向外渗落着青春的水液。每个士兵都睁大渴望进步的双眼,惟恐不积极,觉悟的枪弹射不中前程的标?#23567;?#35757;练队列时,为了向左或向右看齐,可以在帽沿的两侧系上两根发丝样的?#36214;擼?#22836;一扭,正好以其余光和下几个士兵帽沿上的?#36214;?#22402;成一排。练匍匐和射击,可以在冰天雪地爬上四个小时,让肝脾心胃都结成冰块,手上冻裂的血口和黄?#21360;?#38271;江一?#34013;?#24182;肩齐流。检查卫生时像孩?#21451;?#25226;自己的?#33267;?#27927;净、头发和指?#20934;?#30701;之后,再到厕所冲净便池,在墙缝燃上自己掏钱买的有香味的彩色细香,检查团没有到来之前,想拉想尿时,他们宁可憋死也不踏进厕所污染自己的劳动成果。集体荣誉和个人命运在这儿得到?#36865;?#32654;结合。人生的漫漫之路和复杂多变,在这儿变得简单而直接,高尚而功利。这时候,一个月或几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他们下连了,朝着新的岗位忐忐忑忑走去了。

  兵营的建构永远的都是大同小异,一样的营房,一样的马路,一样的操场和枪支,一样的训练和任务,一样的思维和话语。每个连队都有荣誉室,每个营都有荣誉室,每个团都有团史展览馆。这些挂满锦旗和镜框的地?#21073;?#22681;壁洁白无暇,解放战争、抗日战争,甚至是红军时期留下的旗帜已经褪色破损。旗边的丝穗已如老人的牙齿开始脱落,旗底的鲜红染上了岁月的深暗,旗面上的繁体的黄布剪字,字迹?#23383;?#32780;又庄重。摆在桌上用镜罩盖了的?#40092;讲角埂?#38050;盔、子弹壳、破水壶、旧党证,竖体排版的老报纸和哪位英雄错字满篇的日记本,遥远而又神秘,使新兵感到自?#34013;?#21448;不可及。但建国?#38498;螅?#23588;其是他们记事之后,那些因训练成绩?#24576;觶?#33635;记二等功、三等功的英雄,那些同街头暴?#25509;?#21191;搏斗而保送到军校读书的学员照片和说明文字,那些因某次?#36141;榍老?#25110;抗震救?#30452;?#29616;?#24576;?#32780;被破格提干的英雄,?#35789;?#20182;们感到近在眼前,可触可及,羡?#35762;灰选?#20110;是,在周末的黄昏,落日还高高地挂在天空,营院里到处是夕阳的鲜红,新兵们开始了同乡的集合。他们提了啤酒,拿了从小卖部采购的成袋的花生和瓜子,还?#24515;?#19968;位从家乡寄来的土特产,偷偷来到操场一角,席地而坐,漫谈独有的人生感悟。在操场一端?#26725;?#22823;的阅兵台,那阅兵台上曾演出过无数?#25509;?#38596;、鲜花与掌声的热血剧目,激荡过成千上万士兵的热血心肠和铮铮铁骨。阅兵台对面,是一排战术训练的障碍物。大操场的另外两侧,是极富召唤力的巨大的铁牌的红漆标语,一边写着:训练精兵,保卫祖国;另一边写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整个操场?#32568;?#20891;营与战争、战争与?#25512;?#30340;协调联?#23548;?#24444;此的内在关系。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开始感悟了,为连队曾有过的赫赫战功?#26223;?#20102;,为自己的前程寻找?#36865;?#36947;也设下了陷阱了。他们讨论?#35829;?#22810;话题,明白了一个道理,即,荣誉都是?#28216;?#29298;开始的,将军都是从班长起步的。那些关于爱情、关于故乡、关于儿女情长的个人私事比起他们明白的道理,显得那样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他们的内心被热血鼓荡着,,青春如春雨草发扬焕发?#35829;?#40092;得色彩?#25512;?#21619;。熄灯号响了之后,他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大操场,分手时那个买啤酒、小吃的会对另外一个战友说, 别忘了,下周该你买东西了。

  又开始了周一?#26519;?#20845;(后?#35789;?#21608;五)的单调、重复的训练生活。早上在规定的时间内按时起床、 ?#35789;?#19978;厕所、集合、出操、练队列,或者进行五公里越野的体能训练。几点几分收操之后,十?#31181;?#30340;整理内务。刚刚叠好被子坐在床沿歇息一下,屁股还未坐稳,开饭的号声响了,?#36141;?#26159;十五?#31181;?#30340;修整,写家信的开了个头,上厕所的刚蹲下,汇报思想的还没进入正式话题,集合号再次响在了军营的上空。事实?#24076;?#21495;声是?#20801;?#20853;一日生活的最大的限?#21860;?#35268;范和解放,他宏亮的黄铜色的声音,一经响起,一切自我便必须停止。反过来,它一经响起,一切的集体活动便宣告结束,使士兵们重又回到有限的、规则的自我中(?#19978;?#35768;多军官这时候总爱拖延,向?#40092;?#22312;放学后不让学生下课一样)。上午(或全天) 是政?#27779;?#23548;员的教育课。指导员为备课挖空心思,战士们永远觉得枯燥无味。然课后指导远征求意见,?#22763;?#35762;得如何?老兵们说好呢;新兵也就说,好呢,让人感动哩。新兵们成熟了,新兵们会将全部的军事术语了。这标志着某一方面它们作为军人的成熟与练达。可事实?#24076;?#31471;?#35828;?#22352;着听人口若悬河的讲政策和政治,人生奉献,集体与个人,民族与国家,军队和百姓,一整日下来,新鲜感稍纵?#35789;牛?#22914;女朋友吹了样使人打不起精神来,好在外训的时间多于室内的教育课,。上午、下午或是全天,到靶场瞄靶,到野外找点,到山坡上进行班战术或排战术训练,再或一连数日半月,离开营房进行?#35762;?#25289;练,苦是不消说的,汗流浃背,腰酸腿痛,身上流血,脚上打泡,这都和吃饭需要筷子一样必不可少。可这符合了青春的某种释放性要求,反而比坐?#33433;?#32946;使人愉快。抬?#25151;?#20197;望到蓝天,伸手可以抓到草木,渴了还可以得到军民关系的安抚。另一点,到哪都有和自己穿着、行动、目的不一样的人们,他们是士兵疲劳的消解剂。都市的姑娘不到夏天就穿上了裙子,浓妆艳抹,露着诱人的腿肚 和颌下胸上那部分天堂区域;村姑们虽然没有都市姑娘的那份妖魅之力,但她们明净?#31185;?#30340;眸?#27704;铮?#20063;没有都市姑娘的那份空洞的傲慢。她们望着士兵们的军装和队列,眼里永远?#32568;?#19968;种亲近和神秘,你去和她搭讪时,她总是一?#31508;?#23456;若惊的摸样。总之,在野外的主动式训练要比在课?#32654;?#30340;被动式接?#33433;?#32946;令人舒畅得多。野外的时间如流云样美丽而又快捷,坐在那听报纸、学文件,时间如老牛拉破车缓慢而不可入目。

  但是,无论如何,时间就是这样过去了,昨天是今天的预演,今天是明天的重复。夏天在春天后边扬鞭催马,秋天又在夏天后边西风劲吹。终于,又一个冬天到来了,又一批新兵来到军营了,又一批服役三年的老兵和新兵与?#24515;?#20853;(第二年兵)告别了。下士变成了中士,中士成了上等兵, 还有的列兵就直接成了班长、副班长。表现?#24576;?#30340;入?#35828;常?#26480;出的代表在第二年三四月间复习功课,七月参加全军?#26216;迹?#21040;九月就考上军校,离开军营了。他们再回到这个军营时,就不再是士兵,,而成了?#23500;?#22763;兵的人。他们的命运就此改变了,?#21494;?#35937;不再找农村的姑娘了。找到了农村姑娘的,要么怀着良心的不安,千方百计和那姑娘吹了去,要么怀着永不与人说的遗?#21486;?#21152;倍地工作,把下一个目标定在将来混到副营?#32654;?#23110;孩子的随军上。而最普遍大众的,还是那些绝大部?#32622;?#26377;考上军校,没有当上班长,?#32622;?#26377;立功入党的中士们。。他们在新的一年里惶惶不安,神不守舍,一边怪罪自己才不如人,时运不佳,又一边全身心地?#24230;?#25945;育 和训练,尽管那些训练成绩他都是良好或优秀,教育考核也都在90分以?#24076;?#21487;他还是要主动、自觉的去找自己身上的差距。他发现了一个使人泄气的问题,在他的周围人中,进步甚快,前途光明的人,的确许多方面?#20154;?#26356;为出类?#23627;停?#19988;是大多数。这是他不能抱怨部队的上空也有阴?#23631;耍?#24847;识到天晴的日子总比雨天多。他减少或彻底不再到周末时赶场样参?#27704;?#20065;集会了。他把他的精力、才智乃至狡猾都用在神圣而又庸常的工作中,开始即注意个人与组织、与领导的关系,又?#27973;?#33021;把每一块好钢都用在教育、训练的两块?#24230;?#19978;。打靶回来他走在最后,把别人不愿备的?#20449;?#25179;在肩?#24076;?#36208;队列时他主动去帮助纠正某个新兵的违规动作;周末闲暇来时又?#32568;?#24037;具,从连营首长的窗下走过去,到地里翻地浇水。有一天,清理厕所常年淤积的大便池,别人都捂着鼻子,他便卷了裤腿跳进粪便池里边了。因此,他开始引人注目了,或者,像他这样的中士太多,他只是集体里引人注目的一部分。前者,在又一个年终?#33433;?#26102;,不是入党,至少也受到了连嘉?#20445;?#32780;后者,最好的结果是连长或指导员在军人大会?#24076;?#36827;行了隆重的表扬,指明了他?#38498;?#30340;努力?#36739;頡?#34987;指出努力?#36739;?#26159;很?#38480;?#30340;一件?#38534;?#20182;确认这一年他的表现很不错,坚信那些入?#22330;?#31435;功的人的表现虽不差,却并不一定?#20154;?#34920;现好。于是他躺在床上闹意见,泡病号, 以装病向组织上软?#23601;?#21487;指导员是塑造士兵灵魂的工程师,做这类人的思想工作轻车熟路,经验丰富。新时期,新形?#30130;?#25351;导员并不会像他的?#25913;?#26679;把病?#27431;?#31471;到他床前。指导员?#36175;?#20449;员把他叫道自己的屋?#27704;铮?#38376;一关, 给他倒了杯水,很生气地说喝吧你,我没有想到你这样不争气,这样经不起考验,我正?#24613;?#25226;你列入党员培养对象那,计划你入党的事情,可你现在装病躺在床铺?#24076;?#35753;别的干部、党员、战士怎样看你呀。指导员给他谈了很多话,最后门一开,他便后悔不迭的从那间政治工作的谈话室里出来了,在指导员的桌上、床上、窗台上。 到处都留下了他向指导员信誓旦旦、铮铮保证的话。他不知道,这时候指导员已经给他下了难以更改而有 颇为?#26082;?#30340;评语:患?#27809;?#22833;,难有什么进?#21073;?#19981;?#26725;?#20859;的对象。但他为了这次谈话,还是兢兢业业工作了又一年。

  进步在相比之下也许慢?#35829;?#20294;有一点是令人?#21442;?#30340;,他成老兵了。他们是名副其实的老兵了。更新一年的士兵,,来自河南、山东、湖北或是?#38534;?#29976;、宁,新兵们自觉不自觉的开始为他们端了洗脸水、倒了洗脚水,像他们做新兵时一个样。这种?#21442;?#26159;从那样一件事情开始的,同样训练了一天回来,部?#21647;?#25955;后你上了一趟厕所,回到宿舍发现你的洗脸盆里有半盆温开水,毛巾方方正正叠着飘在水面上。你不知道这水是从哪来的,是谁倒上的,正疑惑不解时,刚分到班里的一名新兵憨厚、乞求的朝你笑?#35829;Γ?#20320;突然想起两三年前自己的摸样了。你意识到自己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老兵了。对新兵说了一声谢谢,从此你就开始享受老兵的生活情趣了,为新兵的生活指点江山了。星期天时洗衣服,新兵把你的衣服端走了洗去了。写信时没信封,新兵把他买的信封给你了。吃过饭新兵要给你洗碗,有干部在场时你坚决不?#33579;?#36824;板着面?#30528;浪?#21487;干部不在场时你就?#30431;?#27927;去了。这样的生活虽?#24515;?#31181;遗?#21486;?#20294;也有一种狭义补充着。还有一方面,周末操场上老兵的集会不知什麽时候重又开始了,吃的零食一般不再去小卖部购买了,有老乡在?#31243;米?#28810;事员的?#37027;?#20174;?#31243;?#25343;出来,没有做炊事员的老乡,便?#21576;智?#32650;或用一根长竹?#20572;飞?#31995;者铁丝?#24120;?#20174;窗口伸进去,咸鸭蛋、猪头肉、四川陪陵榨菜,或是连队自己做?#38376;?#33948;头,腌的雪里红,都是竹竿与铁丝及老兵生活的战利品。如果连?#30001;?#20102;一头猪,煮熟后还可?#22253;?#20108;三斤重的肉从窗里钓出来。这些事情不在于毁灭军纪的偷,不在于军营恶作剧,而在于军营生活的一种娱乐和味道。集会的内容也不再是抱怨连队的事情公不公,不再询?#22987;?#20065;的情况怎么样,不再对谁的对象聚散闲操心,大家共同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将来退伍后干什么,城市兵大大咧咧说,我不怕,反正民政部门得给我安排工作吧。农村的拍着胸脯道,做什么生意***还挣不了几个钱。然而聚会散了之后,躺在熄灯号吹过的床铺?#24076;?#26395;着被淹没在漆黑中的天花板,谁都无论如何睡不着觉了,都为他今后真正的人生担忧了,为迷茫的前程不能入寝了。看到有的战友上了军校,有的战友记了功,有的成为预备党员了,自己不免?#34892;?#22833;落和伤?#23567;?#23487;舍外月光如水,游动哨的脚步由远而近,又由近致了远。营房外工厂的隆隆声和更?#27934;?#28779;车的汽笛声,从来没有像今夜这么响,没有像意识到自己是一名老兵时这样刺过耳。日间还依然地同新兵们一样训练,一样生活,一样出操和下课,作出站好最后一班岗的摸样,可他内心深处开始忧虑?#25512;?#20891;营这单调平庸的生活了。他开始真正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国?#24066;问疲?#24320;始把《参考消息》藏在枕头?#26053;?#30740;究和?#32842;?一句话, 荣誉成为呐喊在他们心里膨胀了。他们开始渴望战争了,渴望战争中的荣誉了。他从来没有像成为老兵?#38498;?#37027;样对战争怀着一种亲近和?#26159;蟆?#23545;战争的幻想成为他抵抗日常平庸的武器。他希望在战争中冲锋陷阵,建功立业。希望通过战争获取价值,从而有一天回到这座军营?#23500;?#19968;支部队,有一天身为军官而荣归?#19990;鎩!?#21442;考消息?#39134;?#24635;是平平淡淡,国?#21490;?#20113;没有什么变?#33579;?#20110;是,他希望国内有什么突发事件,如地震?#32769;?#25110;者?#36141;?#20445;堤。他在一种心灵的中生存着,他被?#25512;?#20891;营的生活折磨着,从冬天到了春天,有从春天到了初夏。《解放军报》和军区(或兵种)的小报?#24076;?#20961;有因?#32769;?#31435;功的报?#28010;家?#19968;字不拉的读一遍,凡因与歹?#35762;?#26007;立功、提干的消息和通讯他?#32423;亮?#36941;。一次,上级组织与歹?#35762;?#26007;的英模报告团来这座军营作报告,他们在台下听人家演说时,每个人的双手都急出了汗。会后指导?#27604;?#27599;个人都写一份心得交上去,老兵们有三分之二都只写了一句话或是两句话--向他们学习,可机会在那儿?--不是我们不想成为英雄,是老天不让我们成为英雄呀。

  盛夏开始了,每晚的新闻后的天气预报节目里,不断预报南方省份的大雨和暴雨,预报北方省份那条河域洪水大?#35946;模?#24403;地军民已?#24230;?#36827;了?#36141;榍老?#30340;斗争里。于是,他们开始摩拳擦?#23631;耍?#36291;跃欲试了。在训?#28902;?#19978;他们不断的抬头望天。睡到半夜里会突?#40644;?#24202;翘首天空。其他省份多已进入梅雨季节。长江大堤上的险情如雨后春笋。全国的大报、小报、电台、电视台,每天都在报道军民联手?#36141;?#30340;先进事迹。可他们这,日出日落,星月光辉。九月底下下了三天中雨,他们数十或上百名老兵自发的集合起来,跑步到二十里外的一个水库上?#36141;榍老眨?#27809;想到那守水库的人说,抗鸟洪?#21073;?#19978;游已经大半年干?#25285;?#27700;库里的水还不?#24576;?#37324;人吃上一个月哪。他们?#35829;?#32780;来,败兴而归。到营院后接到了上级的紧急命令,要求部?#21647;?#20837;战?#32568;刺?#38543;时?#24613;?#21040;黄?#21360;?#28023;?#21360;⒒春印?#40657;?#21360;?#30333;?#21360;?#27778;河或长江、嫩江、黑龙江、松花江和?#24597;?#34255;布江去执行?#32769;?#20219;务。他们激动?#28784;眩?#30127;狂不止,每日每夜都在亢奋之?#23567;?#32972;包每天早上起床都打好在床?#39134;稀?#27700;壶、铁镐和军用圆锹都靠在床边上。铁丝、麻袋、 绳索在仓库中?#23478;?#32463;分给各连,各连也已分给各排,只待一声令下,就往火车或汽车上抗装了。心弦绷了起来。手心总是出汗。嗓?#21451;?#37324;发紧,总有一种大唤大叫的欲望。平日里走在?#39134;希?#19981;是朝树上踹一脚,就是把路边的石头踢向天空。这样等了一周,半月,一个月,两个?#38534;?#26102;间如?#36466;友?#20174;他们的脖?#30001;?#25289;过去,最后终于,全国,全军的?#36141;?#24037;作结束了。

  雨?#20037;?#20102;。

  冬季来了。

  又一次的新兵入伍、老兵退役工作开始了。如俗话说,军营如铁兵如水,他们都被宣?#32426;?#20237;了。要精简整编,要撤掉这支部队,或要把这支部?#21491;平?#21040;那儿。据传连这座营院也要?#24179;?#21040;地方做某某仓库或某某大公司的家属宿舍了,原先有人想超期服役一年的计划落空了。想转个志愿兵的念头也不能产生了。大?#19968;?#30528;毫无理由的?#36141;?#20844;然的从?#31243;?#25343;了下酒的荤菜和素菜,到小卖部把啤酒成捆、成件的提到操场边。三令五申不能喝白酒,可老兵的刷牙缸?#27704;?#37117;有一股清凌凌的白酒味。喝完了把酒瓶摔碎在马路边,摔碎在训?#28902;?#21644;阅兵台。喝醉了,?#32431;?#27969;涕一阵,到阅兵台演一出模仿首长阅兵的戏,到战术场演一场战争中两军对垒的儿童剧。本?#35789;?#22312;内心里深藏着计划和阴?#20445;?#35201;在宣?#32426;?#20237;那天,在摘交领花、?#34987;?#30340;大会?#24076;?#35201;大肆发泄一场的,可摘了领花、?#34987;?#21518;,在军歌和送战友的音乐中,却都热泪盈眶了。计划在连队的会?#33073;?#19978;要借酒大闹的,可连长、指导员和连队全体 干部排成一排,向老兵们集体敬礼后,又集体鞠了一躬,说战友们,弟?#32622;牵?#19977;年相处,没?#20889;?#20183;,也同样都在一条战线等待了一千多个日日?#25346;梗?#37096;队是你们成年后的故乡,军营是你们人生中的又一个家,我们做干部的,是你们的?#25913;感值埽?#24076;望你们这辈子别忘了军营,别忘了连队,别忘了战友们的三年情意。便都抱头?#32431;?#20102;。

  说还能相见吗?

  穿着军装的说,能,你们做生意的时候就往部队这边跑。

  脱了军装的说,能,有一天打仗了,说不定我们就又穿军装了,我们就又到一条战壕了。

  退伍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就走了。

  也就走了那。平平淡淡来,又平平淡淡去。

  各自回家了。去?#37096;?#31354;,回?#37096;?#31354;那。

  乡村的退伍兵到了村头才发现,他的家乡并无多大变化,还是那样的房舍,还是那样的街道,街道上还?#26725;?#30528;那几只鸡狗。甚至,连午时老牛的叫声都还是?#39318;拍?#40644;的颜色迟缓的在田?#21543;?#27969;动着。。唯一的变化的,仅是他自?#28023;?#36208;时唇上微毛茸茸,回来后 胡子三天不刮,便黑碴旺旺的,收过的豆地一样。他知道,他该成家了,该结婚生子了, 该养儿育女承担起生活的重担了。都市的退伍兵,回到都市后,看马路又宽?#35829;?#39640;楼又多了?#32568;?#19979;岗的工人在街上出摊为抢占地皮纷争不止。别的街道、?#22363; ?#20154;流、汽车、广告牌、霓虹?#21860;?#20844;园、树木、十字街、立交桥,都?#36141;?#20837;伍前大同小异,没有质的变化。在没安排工作前,他在家里等着,四门不出,?#25913;感稚?#20080;?#32654;?#21697;?#30431;?#20026;自己的下一步工作出门走走送送,他不?#22836;?#30340;把那些礼品甩在床?#24076;?#35828;安排什么工作都行, 今天上班明天下岗也行,就是不安排也行。谁也不知?#28010;?#20026;了什么会是这样,谁也不敢问他为什么这样。在家呆了一段日子,实在闲得难?#20572;?#20182;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活,到公司给人家当临时保安去了,或到饭店给人?#21494;?#30424;洗碗去了,再或就在街边摆个小摊卖起水果了。他们长大了。他们真正的开始自己?#25042;?#30340;人生了。原来退伍前都买?#36865;ㄑ堵迹?#22478;市乡村,天南海北的战友,彼此都留?#35828;?#22336;和电话,说好到家后要马上联系的,可谁也没有给谁写过信,谁也很少接到过谁的电话。然而,他们见到他们自己?#36164;簟?#26379;友?#20154;?#20204;小几岁的子女过分?#31185;字?#26102;,他们都会那样劝诫他们的?#36164;簟?#26379;友说,?#30431;?#21435;服一次兵役吧,那儿是让人长大的好地方。


更多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22336;?#20102;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22659;?#26377;异议请联系我们。
文章?#26082;耄?#22909;雨润物    责任编辑:烟灰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20801;?#26368;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澳洲分分彩官方开奖
    <cite id="btzd3"></cite>
    <var id="btzd3"></var>
    <ins id="btzd3"><noframes id="btzd3">
    <var id="btzd3"><span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span></var>
    <cite id="btzd3"><video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btzd3"></cite>
    <cite id="btzd3"></cite>
    <menuitem id="btzd3"><video id="btzd3"><thead id="btzd3"></thead></video></menuitem>
    <var id="btzd3"></var>
    <cite id="btzd3"></cite>
    <var id="btzd3"></var>
    <ins id="btzd3"><noframes id="btzd3">
    <var id="btzd3"><span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span></var>
    <cite id="btzd3"><video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btzd3"></cite>
    <cite id="btzd3"></cite>
    <menuitem id="btzd3"><video id="btzd3"><thead id="btzd3"></thead></video></menuitem>
    <var id="btzd3"></var>
    重庆时时后三万能码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安卓彩票999 北京赛网 福建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三分赛车走势 海南澄迈 2019年重庆时时停 江苏时时号96期 双色球2003至201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