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btzd3"></cite>
<var id="btzd3"></var>
<ins id="btzd3"><noframes id="btzd3">
<var id="btzd3"><span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span></var>
<cite id="btzd3"><video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btzd3"></cite>
<cite id="btzd3"></cite>
<menuitem id="btzd3"><video id="btzd3"><thead id="btzd3"></thead></video></menuitem>
<var id="btzd3"></var>
去服一次兵役吧
作者中国军魂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9-9 21:25:19

去服一次兵役吧

本文原创作者阎连科 军旅作家   来自-::::::中国军魂网情感家园::::::


世界不同景观不同人也就不同了军营不是乡村的房舍和院落新盖的瓦房楼房还散发着硫磺的气味街道上懒散的鸡狗早晨时离开窝屋不到黄昏可以不回到家里村头和马路边上的小卖部小酒店都起了很洋味极都市的名字一天到晚都有闲聊和喝酒的村人或者一天到晚压根儿就没有闲人购物和打酒的行人但他们依旧开着店门营生着生意营生着生意的时候也没误了别的什么男人没有误了抽烟下棋女人没有误了说?#23567;?#25195;地和站在门口看来往的行人的热闹都市就不一样了都市永远在有秩序的忙乱着早上七点?#38498;?#19979;午五点半或六点半?#38498;?#22823;街上车水马龙自行车的铃声叮铃当啷白茫茫的响满了整个世界堵塞的汽车的喇叭声尖刺利利的从自行车的铃涛中穿过去像鞭?#21451;?#25277;打着都市的烦忙与紊乱那样子你看街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像是赶着去?#24515;?#28023;或白宫开一个紧?#34987;?#35758;?#36335;?#22320;球离开他们就要停止转动了木星火星也要相撞了可公园里或公路三角地的一片树林里的老年人他们守护着被改革开放带来的西欧文明挤剩下的一片绿地提着鸟唱着戏练着功宛若世界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那一份悠闲自然你走遍乡村都难找到同例比较而言军营就大不一样了既不同于都市更不同于乡村军营是完全被秩序锁定的一方院落他的一切都在时间人为地规定之中都在秩序的程?#34903;?#20013;只?#24066;?#32321;忙不?#24066;?#32010;乱只?#24066;?#35268;律不?#24066;?#30862;麻一般的无头和无序营房设施道路睡眠饭食乃至语言和思想一切?#23478;?#27714;程式和规律形?#21073;?#20027;义在这里得到了极度地膨?#20572;?#24418;式又沃?#32451;?#27700;般滋养了一种必须的纪律所有的营房无论是平房或楼房都一律的东西走向坐南朝北或南北走向坐西向东你在一个营院里几乎找不到既有东西走向又?#24515;?#21271;走向的建构一个连队的厨房若是在连部某一位置另一个连队的厨房肯定也在连部的那一位置宿舍的门前空地?#24076;?#19968;律都是单杠双杠和木马这些设施的?#26216;?#23601;是成千上百他们的形状尺寸决然都是一样如同只有一个双杠的近端被摸得锃光发亮而退端则如被风雨淋久了的?#23601;?#26679;地?#39318;车?#30340;枯腐单杠两端红锈斑斑中间的手抓之处?#20174;?#36828;地闪着白光木马全都是倾斜在?#26216;?#22806;的半米那儿厕所都是在靠营院围墙处和连部同一经纬的直线上床铺的摆放枪枝的靠架水壶的吊挂?#39318;?#25601;在那毛巾叠成的形状?#28010;?#22312;牙缸里竖着放是毛向上还是把向?#24076;?#20035;至一个士兵发放的针线包是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的那个位置?#24076;?#36825;都是千篇一律的一成不变的单调的统一是一个营院最起码的底色因此统一的单调也就有了独特的韵味路边的树冬天来时?#23478;?#28034;上浓厚的石灰水石灰水在树身的高度一律都是米或者?#20445;?#31859;高房后?#25346;?#26381;的铁丝都是?#21486;?#30340;豌豆丝哨兵在你看到时总是那样地?#25163;?#31471;庄与地面成直角度而走在营院内和营?#21644;?#30340;队列总是那样齐整着使你感到他们更多的时候仅仅是为了齐整而齐整?#20185;?#30340;时候是为了某种精神?#22270;?#20540;而齐整总而言之一切都是秩序化了的规律化了的秩序和规律成为军营最基本的规范与概貌也成为士兵们生活的基本原则和处世之准则

应该具体地谈谈士兵我们已经谈到了士兵士兵是营院的主人是军队的主体是舞台上不可缺少的主角或配角冬天降临了征兵工作一年一度重复着开始了乡村的街道?#24076;?#39532;路边的树身?#24076;?#23567;车站的广告牌?#30001;希?#21830;店饭店的门口?#24076;?#37117;倾斜的贴了红色的标语去年这样的标语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今年的内容依然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或者别的什么但百分之百是往年的重复穷僻的地?#21073;?#27494;装部的工作人?#20445;?#22352;在办公室里等着村委会的民兵营长领着适龄的青年也提一点儿烟酒和土特产什么的到办公室来向他们点头报名富庶之乡--?#28909;?#24191;东温州?#25512;?#20182;一些沿海地区武装干部则要怀里揣着香烟和国家的兵役法到农民家里敬烟求情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参军服役保家卫国据?#30340;戏?#24050;经开始有家庭出资请北方的打工的青年替孩子参军服役了但这样的地区并不算十分宽广征兵工作比起计划生育工作的难度显然宽易?#35829;?#22810;城市的征兵几乎还没遇到什么?#28895;?#22240;为有一条城市青年退伍后法定安排工作的规定就是这项工作不仅容易而且备受?#38431;?#20805;满诱惑和魅力兵员来自四面与八?#21073;?#22825;南与海北但动机大多不外乎如此?#34903;?#21363;乡村青年渴望通过服役?#27704;?#22303;地获?#30431;?#20154;生的锦绣前程都市青年渴望服役后有一个选择职业的机会获得一份稳定的收入当然?#19981;?#26377;让孩子参军去见见世面开开眼界明白一下世界究竟有多大方的还是圆的或让孩子入伍出门吃?#25913;?#39281;饭再长一段个头再或孩子在家难以?#33433;̣?#26576;种违法的事件使他的名字已经在公安部门记录在案希望到部队的熔炉里?#36141;?#23376;获得某种教益和找到人生坐标就这样隐藏着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又大致相同的目的通过目测体检政审最后换上肥大的军装坐着汽车火车轮船或飞机等现代的交通工具中途在某几个兵站吃上几顿或几天的米饭馒头大锅菜在某个寒冷的夜里被等在车站的军用卡?#36947;?#36827;了他将为之服役三年的军营里

从此这里开始了又一批士兵全新的人生第一件事是你刚到军营就接到司务长发给你两个月的津贴第二件事是老班长半盲目地给你分了上下两层的木质床铺把你们都集合到床铺下边拿着名单点一个名字后忽然说我点名时你们答到便点个名字看上一眼再?#21097;?#20320;为什么当兵有九个新兵他就问了九句八个他就问了八句八个或九个回答的都是一句话保家卫国哩因此班长很满意说觉悟都很高文化水平也很高第三件事情也就开始了整内务叠被?#21360;?#21472;被子是一件艰难而又复杂的工作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如同砖样是对任何一个新兵的一次过分夸张的严峻考验如果你叠得又快又?#33579;?#20320;就给班长留下了极好的第一印象有可能在排长连长指导员对这年新兵?#23383;?#26679;的头脑里为你画上最?#38534;?#26368;美的图画也许你也就因?#35828;?#19978;了副班长主抓内务和卫生也未可知当副班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班长是从班副开始的排长是从班长当起的副连是从正排开始的就是说将军的第一个台阶也同样是班?#34987;?#29677;长因此新兵们?#23478;?#22312;叠被?#30001;?#19979;足功夫费尽心机军用棉被的棉花都是国家的一级棉见到阳光便哗哗啦啦膨松而?#31209;?#36719;为?#35828;?#22909;被子一般新兵在星期天不仅不晒被子还要在被子的表面洒上一层水以便叠时使被子能出现墙角样的棱角来有的新兵为了迎接应?#21486;?#26126;天的内务检查头天夜里便把被子叠?#33579;?#26865;角边沿处喷上温水用?#26223;?#22841;出?#25163;?#30340;线条再用三角板量量被角是否都是直角合乎标准了这夜他就不打开被子睡觉和?#30053;?#24202;上寒冷一夜第二天首长领着检查团来了到这铺床前站下这儿摸摸那儿看看望着被子和别的内务卫生审视一番最后讲?#26391;?#36825;个连队就可能受到表扬了营里把营里的流动红旗放到了该连该连把该连的流动红旗插到了?#38376;Q?#25490;里又把?#38376;?#30340;流动红旗插到了该班班长虽然把红旗插在自己的床头但还是要在班务会上对那位一夜未睡的新兵极隆重地表扬一番?#28909;?#20320;因一夜未睡得了感冒班长?#19981;?#25226;病?#27431;?#31471;到你的床头

新兵的生活严谨而?#23383;ɣ?#33618;唐且可笑为了进?#21073;?#20026;?#35828;?#21040;表扬要争着抢着打扫卫生为了在起床号没响之前就从床上爬起来抢到工具你在头天夜里得把扫帚铁锨水桶藏在只?#24515;?#33021;找到的地方为了讨好班长得到班长的笑容和赞许你会自觉主动地给班长洗衣服在班长没有起床前把?#26639;?#25380;到班长的?#28010;希?#29677;长?#21451;I烦?#19978;走回来把?#39318;?#25918;在班长的屁?#19978;隆?#29677;长并不一定?#19981;?#20320;这样的做法也许会当众严肃地批评你但当没人时你和班长单独相处时班长会问你家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什么人新兵训练结束分兵时你想往哪里去一个远离家乡和?#25913;?#30340;新兵听到这样的问候一般都会在心中热潮涌动把家里的一切?#30431;?#30340;和不?#30431;?#30340;全都告诉了他的班长他感到班长对他的亲近是有别于其他的他不知道班长这样的问话一般是对每个新兵?#23478;?#35828;的就像班长当新兵时他的班长给每个新兵慷慨馈赠的?#21442;?#19968;个样单纯如盛夏的浓荫样笼罩着新兵们使他们软豆腐般水嫩的心灵逐日地向外渗落着青春的水液每个士兵都睁大渴望进步的双眼惟恐不积极觉悟的枪弹射不中前程的标?#23567;?#35757;练队列时为了向左或向右看齐可以在帽沿的两侧系上两根发丝样的?#36214;]?#22836;一扭正好以其余光和下几个士兵帽沿上的?#36214;?#22402;成一排练匍匐和射击可以在冰天雪地爬上四个小时让肝脾心胃都结成冰块手上冻裂的血口和黄?#21360;?#38271;江一?#34013;?#24182;肩齐流检查卫生时像孩?#21451;?#25226;自己的?#33267;?#27927;净头发和指?#20934;?#30701;之后再到厕所冲净便池在墙缝燃上自己掏钱买的有香味的彩色细香检查团没有到来之前想拉想尿时他们宁可憋死也不踏进厕所污染自己的劳动成果集体荣誉和个人命运在这儿得到?#36865;?#32654;结合人生的漫漫之路和复杂多变在这儿变得简单而直接高尚而功利这时候一个月或几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他们下连了朝着新的岗位忐忐忑忑走去了

兵营的建构永远的都是大同小异一样的营房一样的马路一样的操场和枪支一样的训练和任务一样的思维和话语每个连队都有荣誉室每个营都有荣誉室每个团都有团史展览馆这些挂满锦旗和镜框的地?#21073;?#22681;壁洁白无暇解放战争抗日战争甚至是红军时期留下的旗帜已经褪色破损旗边的丝穗已如老人的牙齿开始脱落旗底的鲜红染上了岁月的深暗旗面上的繁体的黄布剪字字迹?#23383;?#32780;又庄重摆在桌上用镜罩盖了的?#40092;讲角?#38050;盔子弹壳破水壶旧党证竖体排版的老报纸和哪位英雄错字满篇的日记本遥远而又神秘使新兵感到自?#34013;?#21448;不可及但建国?#38498;?#23588;其是他们记事之后那些因训练成绩?#24576;z?#33635;记二等功三等功的英雄那些同街头暴?#25509;?#21191;搏斗而保送到军校读书的学员照片和说明文字那些因某次?#36141;老?#25110;抗震救?#30452;?#29616;?#24576;?#32780;被破格提干的英雄?#35789;?#20182;们感到近在眼前可触可及羡?#35762;灰选?#20110;是在周末的黄昏落日还高高地挂在天空营院里到处是夕阳的鲜红新兵们开始了同乡的集合他们提了啤酒拿了从小卖部采购的成袋的花生和瓜子还?#24515;?#19968;位从家乡寄来的土特产偷偷来到操场一角席地而坐漫谈独有的人生感悟在操场一端?#26725;?#22823;的阅兵台那阅兵台上曾演出过无数?#25509;?#38596;鲜花与掌声的热血剧目激荡过成千上万士兵的热血心肠和铮铮铁骨阅兵台对面是一排战术训练的障碍物大操场的另外两侧是极富召唤力的巨大的铁牌的红漆标语一边写着训练精兵保卫祖国另一边写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整个操场?#32568;?#20891;营与战争战争与?#25512;?#30340;协调联?#23548;?#24444;此的内在关系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开始感悟了为连队曾有过的赫赫战功?#26223;?#20102;为自己的前程寻找?#36865;?#36947;也设下了陷阱了他们讨论?#35829;?#22810;话题明白了一个道理即荣誉都是?#28216;?#29298;开始的将军都是从班长起步的那些关于爱情关于故乡关于儿女情长的个人私事比起他们明白的道理显得那样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他们的内心被热血鼓荡着青春如春雨草发扬焕发?#35829;?#40092;得色彩?#25512;?#21619;熄灯号响了之后他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大操场分手时那个买啤酒小吃的会对另外一个战友说 别忘了下周该你买东西了

又开始了周一?#26519;?#20845;后?#35789;?#21608;五的单调重复的训练生活早上在规定的时间内按时起床 ?#35789;?#19978;厕所集合出操练队列或者进行五公里越野的体能训练几点几分收操之后十?#31181;?#30340;整理内务刚刚叠好被子坐在床沿歇息一下屁股还未坐稳开饭的号声响了?#36141;?#26159;十五?#31181;?#30340;修整写家信的开了个头上厕所的刚蹲下汇报思想的还没进入正式话题集合号再次响在了军营的上空事实?#24076;?#21495;声是?#20801;?#20853;一日生活的最大的限?#21860;?#35268;范和解放他宏亮的黄铜色的声音一经响起一切自我便必须停止反过来它一经响起一切的集体活动便宣告结束使士兵们重又回到有限的规则的自我中?#19978;?#35768;多军官这时候总爱拖延向?#40092;?#22312;放学后不让学生下课一样上午或全天 是政?#27779;?#23548;员的教育课指导员为备课挖空心思战士们永远觉得枯燥无味然课后指导远征求意见?#22763;?#35762;得如何老兵们说好呢新兵也就说好呢让人感动哩新兵们成熟了新兵们会将全部的军事术语了这标志着某一方面它们作为军人的成熟与练达可事实?#24076;?#31471;?#35828;?#22352;着听人口若悬河的讲政策和政治人生奉献集体与个人民族与国家军队和百姓一整日下来新鲜感稍纵?#35789;牛?#22914;女朋友吹了样使人打不起精神来好在外训的时间多于室内的教育课上午下午或是全天到靶场瞄靶到野外找点到山坡上进行班战术或排战术训练再或一连数日半月离开营房进行?#35762;?#25289;练苦是不消说的汗流浃背腰酸腿痛身上流血脚上打泡这都和吃饭需要筷子一样必不可少可这符合了青春的某种释放性要求反而比坐?#33433;?#32946;使人愉快抬?#25151;?#20197;望到蓝天伸手可以抓到草木渴了还可以得到军民关系的安抚另一点到哪都有和自己穿着行动目的不一样的人们他们是士兵疲劳的消解剂都市的姑娘不到夏天就穿上了裙子浓妆艳抹露着诱人的腿肚 和颌下胸上那部分天堂区域村姑们虽然没有都市姑娘的那份妖魅之力但她们明净?#31185;?#30340;眸?#27704;铮?#20063;没有都市姑娘的那份空洞的傲慢她们望着士兵们的军装和队列眼里永远?#32568;?#19968;种亲近和神秘你去和她搭讪时她总是一?#31508;?#23456;若惊的摸样总之在野外的主动式训练要比在课?#32654;?#30340;被动式接?#33433;?#32946;令人舒畅得多野外的时间如流云样美丽而又快捷坐在那听报纸学文件时间如老牛拉破车缓慢而不可入目

但是无论如何时间就是这样过去了昨天是今天的预演今天是明天的重复夏天在春天后边扬鞭催马秋天又在夏天后边西风劲吹终于又一个冬天到来了又一批新兵来到军营了又一批服役三年的老兵和新兵与?#24515;?#20853;第二年兵告别了下士变成了中士中士成了上等兵 还有的列兵就直接成了班长副班长表现?#24576;?#30340;入?#35828;常?#26480;出的代表在第二年三四月间复习功课七月参加全军?#26216;迹?#21040;九月就考上军校离开军营了他们再回到这个军营时就不再是士兵而成了?#23500;?#22763;兵的人他们的命运就此改变了?#21494;?#35937;不再找农村的姑娘了找到了农村姑娘的要么怀着良心的不安千方百计和那姑娘吹了去要么怀着永不与人说的遗?#21486;?#21152;倍地工作把下一个目标定在将来混到副营?#32654;?#23110;孩子的随军上而最普遍大众的还是那些绝大部?#32622;?#26377;考上军校没有当上班长?#32622;?#26377;立功入党的中士们他们在新的一年里惶惶不安神不守舍一边怪罪自己才不如人时运不佳又一边全身心地?#24230;?#25945;育 和训练尽管那些训练成绩他都是良好或优秀教育考核也都在分以?#24076;?#21487;他还是要主动自觉的去找自己身上的差距他发现了一个使人泄气的问题在他的周围人中进步甚快前途光明的人的确许多方面?#20154;?#26356;为出类?#23627;停?#19988;是大多数这是他不能抱怨部队的上空也有阴?#23631;ˣ?#24847;识到天晴的日子总比雨天多他减少或彻底不再到周末时赶场样参?#27704;?#20065;集会了他把他的精力才智乃至狡猾都用在神圣而又庸常的工作中开始即注意个人与组织与领导的关系又?#27973;?#33021;把每一块好钢都用在教育训练的两块?#24230;?#19978;打靶回来他走在最后把别人不愿备的?#20449;?#25179;在肩?#24076;?#36208;队列时他主动去帮助纠正某个新兵的违规动作周末闲暇来时又?#32568;?#24037;具从连营首长的窗下走过去到地里翻地浇水有一天清理厕所常年淤积的大便池别人都捂着鼻子他便卷了裤腿跳进粪便池里边了因此他开始引人注目了或者像他这样的中士太多他只是集体里引人注目的一部分前者在又一个年终?#33433;?#26102;不是入党至少也受到了连嘉?#20445;?#32780;后者最好的结果是连长或指导员在军人大会?#24076;?#36827;行了隆重的表扬指明了他?#38498;?#30340;努力?#36739;R?#34987;指出努力?#36739;?#26159;很?#38480;?#30340;一件?#38534;?#20182;确认这一年他的表现很不错坚信那些入?#22330;?#31435;功的人的表现虽不差却并不一定?#20154;?#34920;现好于是他躺在床上闹意见泡病号 以装病向组织上软?#23601;?#21487;指导员是塑造士兵灵魂的工程师做这类人的思想工作轻车熟路经验丰富新时期新形?#30130;?#25351;导员并不会像他的?#25913;?#26679;把病?#27431;?#31471;到他床前指导员?#36175;?#20449;员把他叫道自己的屋?#27704;铮?#38376;一关 给他倒了杯水很生气地说喝吧你我没有想到你这样不争气这样经不起考验我正?#24613;?#25226;你列入党员培养对象那计划你入党的事情可你现在装病躺在床铺?#24076;?#35753;别的干部党员战士怎样看你呀指导员给他谈了很多话最后门一开他便后悔不迭的从那间政治工作的谈话室里出来了在指导员的桌上床上窗台上 到处都留下了他向指导员信誓旦旦铮铮保证的话他不知道这时候指导员已经给他下了难以更改而有 颇为?#26082;?#30340;评语患?#27809;?#22833;难有什么进?#21073;?#19981;?#26725;?#20859;的对象但他为了这次谈话还是兢兢业业工作了又一年

进步在相比之下也许慢?#35829;?#20294;有一点是令人?#21442;?#30340;他成老兵了他们是名副其实的老兵了更新一年的士兵来自河南山东湖北或是?#38534;?#29976;宁新兵们自觉不自觉的开始为他们端了洗脸水倒了洗脚水像他们做新兵时一个样这种?#21442;?#26159;从那样一件事情开始的同样训练了一天回来部?#21647;?#25955;后你上了一趟厕所回到宿舍发现你的洗脸盆里有半盆温开水毛巾方方正正叠着飘在水面上你不知道这水是从哪来的是谁倒上的正疑惑不解时刚分到班里的一名新兵憨厚乞求的朝你笑?#35829;?#20320;突然想起两三年前自己的摸样了你意识到自己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老兵了对新兵说了一声谢谢从此你就开始享受老兵的生活情趣了为新兵的生活指点江山了星期天时洗衣服新兵把你的衣服端走了洗去了写信时没信封新兵把他买的信封给你了吃过饭新兵要给你洗碗有干部在场时你坚决不?#33579;?#36824;板着面?#30528;浪?#21487;干部不在场时你就?#30431;?#27927;去了这样的生活虽?#24515;?#31181;遗?#21486;?#20294;也有一种狭义补充着还有一方面周末操场上老兵的集会不知什麽时候重又开始了吃的零食一般不再去小卖部购买了有老乡在?#31243;米?#28810;事员的?#37027;?#20174;?#31243;?#25343;出来没有做炊事员的老乡便?#21576;智?#32650;或用一根长竹?#20572;飞?#31995;者铁丝?#24120;?#20174;窗口伸进去咸鸭蛋猪头肉四川陪陵榨菜或是连队自己做?#38376;?#33948;头腌的雪里红都是竹竿与铁丝及老兵生活的战利品如果连?#30001;?#20102;一头猪煮熟后还可?#22253;?#20108;三斤重的肉从窗里钓出来这些事情不在于毁灭军纪的偷不在于军营恶作剧而在于军营生活的一种娱乐和味道集会的内容也不再是抱怨连队的事情公不公不再询?#22987;?#20065;的情况怎么样不再对谁的对象聚散闲操心大家共同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将来退伍后干什么城市兵大大咧咧说我不怕反正民政部门得给我安排工作吧农村的拍着胸脯道做什么生意***还挣不了几个钱然而聚会散了之后躺在熄灯号吹过的床铺?#24076;?#26395;着被淹没在漆黑中的天花板谁都无论如何睡不着觉了都为他今后真正的人生担忧了为迷茫的前程不能入寝了看到有的战友上了军校有的战友记了功有的成为预备党员了自己不免?#34892;?#22833;落和伤?#23567;?#23487;舍外月光如水游动哨的脚步由远而近又由近致了远营房外工厂的隆隆声和更?#27934;?#28779;车的汽笛声从来没有像今夜这么响没有像意识到自己是一名老兵时这样刺过耳日间还依然地同新兵们一样训练一样生活一样出操和下课作出站好最后一班岗的摸样可他内心深处开始忧虑?#25512;?#20891;营这单调平庸的生活了他开始真正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国?#24066;问疲?#24320;始把参考消息藏在枕头?#26053;?#30740;究和?#32842;?一句话 荣誉成为呐喊在他们心里膨胀了他们开始渴望战争了渴望战争中的荣誉了他从来没有像成为老兵?#38498;?#37027;样对战争怀着一种亲近和?#26159;?#23545;战争的幻想成为他抵抗日常平庸的武器他希望在战争中冲锋陷阵建功立业希望通过战争获取价值从而有一天回到这座军营?#23500;?#19968;支部队有一天身为军官而荣归?#19990;|?#21442;考消息?#39134;?#24635;是平平淡淡国?#21490;?#20113;没有什么变?#33579;?#20110;是他希望国内有什么突发事件如地震?#32769;?#25110;者?#36141;?#20445;堤他在一种心灵的中生存着他被?#25512;?#20891;营的生活折磨着从冬天到了春天有从春天到了初夏解放军报和军区或兵种的小报?#24076;?#20961;有因?#32769;?#31435;功的报?#28010;家?#19968;字不拉的读一遍凡因与歹?#35762;?#26007;立功提干的消息和通讯他?#32423;亮?#36941;一次上级组织与歹?#35762;?#26007;的英模报告团来这座军营作报告他们在台下听人家演说时每个人的双手都急出了汗会后指导?#27604;?#27599;个人都写一份心得交上去老兵们有三分之二都只写了一句话或是两句话--向他们学习可机会在那儿--不是我们不想成为英雄是老天不让我们成为英雄呀

盛夏开始了每晚的新闻后的天气预报节目里不断预报南方省份的大雨和暴雨预报北方省份那条河域洪水大?#35946;模?#24403;地军民已?#24230;?#36827;了?#36141;老?#30340;斗争里于是他们开始摩拳擦?#23631;ˣ?#36291;跃欲试了在训?#28902;?#19978;他们不断的抬头望天睡到半夜里会突?#40644;?#24202;翘首天空其他省份多已进入梅雨季节长江大堤上的险情如雨后春笋全国的大报小报电台电视台每天都在报道军民联手?#36141;?#30340;先进事迹可他们这日出日落星月光辉九月底下下了三天中雨他们数十或上百名老兵自发的集合起来跑步到二十里外的一个水库上?#36141;老գ?#27809;想到那守水库的人说抗鸟洪?#21073;?#19978;游已经大半年干?#25285;?#27700;库里的水还不?#24576;?#37324;人吃上一个月哪他们?#35829;?#32780;来败兴而归到营院后接到了上级的紧急命令要求部?#21647;?#20837;战?#32568;刺?#38543;时?#24613;?#21040;黄?#21360;?#28023;?#21360;春印?#40657;?#21360;?#30333;?#21360;?#27778;河或长江嫩江黑龙江松花江和?#24597;?#34255;布江去执行?#32769;?#20219;务他们激动?#28784;ѣ?#30127;狂不止每日每夜都在亢奋之?#23567;?#32972;包每天早上起床都打好在床?#39134;ϡ?#27700;壶铁镐和军用圆锹都靠在床边上铁丝麻袋 绳索在仓库中?#23478;?#32463;分给各连各连也已分给各排只待一声令下就往火车或汽车上抗装了心弦绷了起来手心总是出汗嗓?#21451;?#37324;发紧总有一种大唤大叫的欲望平日里走在?#39134;希?#19981;是朝树上踹一脚就是把路边的石头踢向天空这样等了一周半月一个月两个?#38534;?#26102;间如?#36466;友?#20174;他们的脖?#30001;?#25289;过去最后终于全国全军的?#36141;?#24037;作结束了

雨?#20037;?#20102;

冬季来了

又一次的新兵入伍老兵退役工作开始了如俗话说军营如铁兵如水他们都被宣?#32426;?#20237;了要精简整编要撤掉这支部队或要把这支部?#21491;平?#21040;那儿据传连这座营院也要?#24179;?#21040;地方做某某仓库或某某大公司的家属宿舍了原先有人想超期服役一年的计划落空了想转个志愿兵的念头也不能产生了大?#19968;?#30528;毫无理由的?#36141;?#20844;然的从?#31243;?#25343;了下酒的荤菜和素菜到小卖部把啤酒成捆成件的提到操场边三令五申不能喝白酒可老兵的刷牙缸?#27704;?#37117;有一股清凌凌的白酒味喝完了把酒瓶摔碎在马路边摔碎在训?#28902;?#21644;阅兵台喝醉了?#32431;?#27969;涕一阵到阅兵台演一出模仿首长阅兵的戏到战术场演一场战争中两军对垒的儿童剧本?#35789;?#22312;内心里深藏着计划和阴?#20445;?#35201;在宣?#32426;?#20237;那天在摘交领花?#34987;?#30340;大会?#24076;?#35201;大肆发泄一场的可摘了领花?#34987;?#21518;在军歌和送战友的音乐中却都热泪盈眶了计划在连队的会?#33073;?#19978;要借酒大闹的可连长指导员和连队全体 干部排成一排向老兵们集体敬礼后又集体鞠了一躬说战友们弟?#32622;牵?#19977;年相处没?#20889;?#20183;也同样都在一条战线等待了一千多个日日?#25346;?#37096;队是你们成年后的故乡军营是你们人生中的又一个家我们做干部的是你们的?#25913;感值ܣ?#24076;望你们这辈子别忘了军营别忘了连队别忘了战友们的三年情意便都抱头?#32431;?#20102;

说还能相见吗

穿着军装的说能你们做生意的时候就往部队这边跑

脱了军装的说能有一天打仗了说不定我们就又穿军装了我们就又到一条战壕了

退伍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就走了

也就走了那平平淡淡来又平平淡淡去

各自回家了去?#37096;?#31354;回?#37096;?#31354;那

乡村的退伍兵到了村头才发现他的家乡并无多大变化还是那样的房舍还是那样的街道街道上还?#26725;?#30528;那几只鸡狗甚至连午时老牛的叫声都还是?#39318;拍?#40644;的颜色迟缓的在田?#21543;?#27969;动着唯一的变化的仅是他自?#28023;?#36208;时唇上微毛茸茸回来后 胡子三天不刮便黑碴旺旺的收过的豆地一样他知道他该成家了该结婚生子了 该养儿育女承担起生活的重担了都市的退伍兵回到都市后看马路又宽?#35829;?#39640;楼又多了?#32568;?#19979;岗的工人在街上出摊为抢占地皮纷争不止别的街道?#22363;?#20154;流汽车广告牌霓虹?#21860;?#20844;园树木十字街立交桥都?#36141;?#20837;伍前大同小异没有质的变化在没安排工作前他在家里等着四门不出?#25913;感稚?#20080;?#32654;?#21697;?#30431;?#20026;自己的下一步工作出门走走送送他不?#22836;?#30340;把那些礼品甩在床?#24076;?#35828;安排什么工作都行 今天上班明天下岗也行就是不安排也行谁也不知?#28010;?#20026;了什么会是这样谁也不敢问他为什么这样在家呆了一段日子实在闲得难?#20572;?#20182;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活到公司给人家当临时保安去了或到饭店给人?#21494;?#30424;洗碗去了再或就在街边摆个小摊卖起水果了他们长大了他们真正的开始自己?#25042;?#30340;人生了原来退伍前都买?#36865;堵迹?#22478;市乡村天南海北的战友彼此都留?#35828;?#22336;和电话说好到家后要马上联系的可谁也没有给谁写过信谁也很少接到过谁的电话然而他们见到他们自己?#36164;?#26379;友?#20154;?#20204;小几岁的子女过分?#31185;字?#26102;他们都会那样劝诫他们的?#36164;?#26379;友说?#30431;?#21435;服一次兵役吧那儿是让人长大的好地方


更多
免责声明作品版权归所属媒体与作者所有!!本站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认为我们?#22336;?#20102;您的版权请告知本站立即?#22659;?#26377;异议请联系我们
文章?#26082;?#22909;雨润物    责任编辑烟灰缸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20801;?#26368;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ʹٷ
    <cite id="btzd3"></cite>
    <var id="btzd3"></var>
    <ins id="btzd3"><noframes id="btzd3">
    <var id="btzd3"><span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span></var>
    <cite id="btzd3"><video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btzd3"></cite>
    <cite id="btzd3"></cite>
    <menuitem id="btzd3"><video id="btzd3"><thead id="btzd3"></thead></video></menuitem>
    <var id="btzd3"></var>
    <cite id="btzd3"></cite>
    <var id="btzd3"></var>
    <ins id="btzd3"><noframes id="btzd3">
    <var id="btzd3"><span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span></var>
    <cite id="btzd3"><video id="btzd3"><menuitem id="btzd3"></menuitem></video></cite>
    <cite id="btzd3"></cite>
    <cite id="btzd3"></cite>
    <menuitem id="btzd3"><video id="btzd3"><thead id="btzd3"></thead></video></menuitem>
    <var id="btzd3"></var>